• 报到

登录
首页
人民英雄纪念碑
英烈名录
英雄名录
抗疫英雄
寻找英雄

张文荣

职务: 报务员

家庭地址: 辽宁省辽中县

出生日期:1926年   逝世日期:2000年3月

详细事迹

张文荣,1926年出生于辽宁省辽中县,1948年8月辗转考入国民党成都陆军军官学校第23期通讯科学习,成为国民党军在大陆的最后一批黄埔生中的一名。经过一年多紧张而繁重的学习训练,张文荣系统地掌握了电台报务技能,各项考核均达优良成绩。学习期间,张文荣和许多同学已对国民党政治和军事上的腐败深感不满。



1949年11月,第二野战军主力及第四野战军一部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下开始向西南进军,先后解放了贵州全省和湖北、四川大部地区,随即于12月8日发起成都战役,从东南西三面包围成都。与此同时,第十八兵团在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指挥下也兼程南下,追击南撤的胡宗南集团,从北面直逼成都。



重庆解放前夕,蒋介石仓皇逃到成都,在重兵保护下住进成都陆军军官学校,坐镇指挥成都地区的国民党军作困兽之斗,妄图保住川西,伺机反攻。然而,胡宗南等国民党重兵集团被打得狼狈不堪。12月9日,国民党滇、川、康地方实力派将领卢汉、邓锡侯、潘文华、刘文辉同时宣布起义。12月10日,蒋介石慌忙命令胡宗南留在川西收拾残局,自己则乘飞机逃到台湾。胡宗南见势不妙,随后也找借口逃之夭夭。



在蒋介石逃离大陆几天后,成都陆军军官学校3000多名学员便仓促毕业,校方并试图让他们随国民党军残部迁往西昌作最后顽抗。然而,早已与共产党取得联系的该校少将教育处长李永中和特种兵少将总队长肖平波等人却在暗中积极策划起义,并通过各种渠道向准备西迁的学员做工作。



12月23日,李永中在西迁途中召集全体学员开会,向大家讲明了当前的形势,介绍了与共产党商定的起义协议等有关事宜。张文荣和绝大多数学员纷纷表示坚决拥护起义。在一片支持声中,李永中于25日正式宣布陆军军官学校起义。

起义后的张文荣被编入西南军政大学川西分校学习。经过半年的学习,他极大地提高了思想觉悟,加深了对自己光荣起义的认识,并坚决要求到作战部队锻炼考验自己。学习结束后不久,他被分配到基层部队参加了著名的成渝铁路和其他道路的修建。



1950年6月,美国借朝鲜内战爆发,悍然宣布出兵朝鲜,并不断轰炸中国东北边境城镇。此时,远在成渝筑路工地上的张文荣也在抗美援朝运动的感召下,和全体起义人员一起积极要求参加志愿军赴朝参战。经过上级审查批准,张文荣和400多名起义同学参加了志愿军,于12月被选派到第三兵团六十军第一八○师任正排职报务员,后随部队开赴朝鲜参加了第五次战役。



1951年4月,志愿军经过半年与美军的较量,已初步掌握了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敌人的经验。为全面提高志愿军的战斗力,中央军委采取了“轮番作战、轮番休整”战术,相继调第三、第十九兵团等部队入朝参战,加之朝鲜人民军的整顿扩编,中朝两军兵力已达130万人,其中志愿军95万余人,同时志愿军装备也得到了一定改善。然而,此时的战场形势却不容乐观。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遭受四次战役沉重打击后,为挽救败局,在正面与我进行拉锯战的同时,迅速调集大量兵力进行战略补充,准备在志愿军侧后方搞“第二次仁川登陆”,妄图在朝鲜蜂腰部,平壤至元山“建立新防线”。而志愿军新入朝部队对敌情、地形均不熟悉,经长途强行军体力亦未恢复,早期入朝部队战斗减员又很大,尚未得到休整补充,加之美军对志愿军运输实行疯狂的“绞杀战”,使后勤保障极为困难。为了夺取战场主动权,中朝军队提前于4月22日发起了第五次战役。



战役打响后,中朝军队14个军在200多公里的战线上同时展开进攻,突破敌人防御后迅速向前猛插,在第一阶段的攻势中就推进了七八十公里。随后,中朝军队根据战场形势,决定主力东移,先行歼灭东线的南朝鲜军6个师。从5月16日开始,志愿军即展开第二阶段进攻,两天歼敌1.7万余人。南朝鲜军在志愿军打击下迅速溃败,纷纷逃入深山。志愿军未能达到全歼敌人的目的。5月21日,志愿军在东线又推进了五六十公里,其中十二军已打到三七线附近,九十一团插入敌后达150公里。过大的战场间距为后来志愿军后撤部队遭到美军分割包围留下了隐患。此时,志愿军因后方运输困难,部队只得在断粮少弹情况下坚持战斗,不少战士仅靠树皮草根充饥。为此,志愿军总部只得下令主力撤回三八线以北休整。



在志愿军为等待补给被迫停止进攻的三天时间里,战场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美军两个机械化师经过10小时100公里战场机动,迅速封堵了南朝鲜军溃败的防线缺口,死死缠上了精疲力竭的志愿军。当22日志愿军开始北撤时,“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以美7个师为主力,纠集共13个师乘势发动全线反扑。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抵挡不住冲击首先开始溃退。接着,美军又以坦克集群和摩托化步兵组成“特遣队”,在大批飞机掩护下沿公路向志愿军纵深穿插,三天内即向前推进了五六十公里。



24日,志愿军部分后撤部队被敌阻截在三八线以南地区。面对严峻形势,被截断后路的大多数部队果敢地向北勇猛突围,并很快突出了包围圈。其中深入敌后最远的十二军三十一师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堵口子、钻空子,迅速跳出了敌人的重重包围,并派人穿越火线给早已打过三七线的九十一团传达总部撤退命令。



此次战役后期,张文荣所在的第六十军一八○师已挺进到三八线以南100多公里,在完成上级交给的掩护全军战略撤退任务后遭到五倍于己的敌人的包围。在经过激战之后,一八○师有近5000人在分散突围中被俘,最终仅有不足4000人突出重围。在这场突围战中,张文荣跟随部队奋勇拼杀。在电台被敌机炸坏后,他和战士们一样拿起武器拼死突围。在张文荣和战友们突围到敌人包围圈边缘时,一阵炮火袭来,张文荣在炮击中负伤倒在山林里。翌日清晨当他醒来时,周围布满了牵着狼狗的美军搜山队,他和战友阳文华不幸被俘。



张文荣被俘后,敌人先在前线进行了审讯,刑讯无果后便被关进了釜山战俘集中营,不久又被转到巨济岛战俘营。从此,张文荣转到了另一个战场,和战友们一起与敌人进行形式多样的英勇斗争。

 



阳文华和张文荣是同期的黄埔生,起义后成为最早发展的青年团员,后参加志愿军,同在一八○师司令部任电台报务员,被俘后又一同被关进了战俘营八十六联队。当时,美战俘管理当局为弥补看守力量的不足,从台湾调来大批国民党特务到战俘营充当帮凶。当特务们得知阳文华和张文荣等人是黄埔生时,便采取又打又拉的办法,强迫他们与美军合作“效忠党国”。在地下党组织暗中支持下,阳文华当上了八十六联队副联队长。他利用职务之便,保护战俘中的党员干部和秘密党组织,安排一些党员骨干通过做文书、翻译或中小队长等,对战友们不断进行革命信仰和气节教育。同时,他还利用《日内瓦公约》与美管理人员抗争,全力维护战俘们的权益,并与战俘中的败类进行坚决斗争,组织战友痛打了投敌后为虎作伥的败类李大安。五三八团文化教员张光普和战士王荣生,还在阳文华和张文荣等人掩护下,放火烧毁了战俘营美军物资仓库。



阳文华的行为被敌人察觉后,随即遭到“罢官”,并罚做苦工。1951年底,美方在战俘营大搞所谓“自愿遣返”活动。美蒋特务甚至用活埋等残酷手段,强迫志愿军战俘在“不愿遣返”的“请愿书”上按指印,甚至将他们打昏后在身上刺上“反共抗俄”等字样。阳文华同敌人进行了坚决斗争,最后被李大安杀害。与阳文华一起被害的还有一八○师敌工科英语翻译林学甫,其父曾是蒋介石的秘书。敌人的暴行激起了战俘们的极大义愤。他们后来设法活捉了美战俘营司令杜德,并召开控诉大会愤怒声讨美军当局的罪行,迫使这个“俘虏中的俘虏”不得不在“斗争大会”上低头认罪。



在阳文华英勇抗争的时候,张文荣也在与敌人进行着特殊的斗争。起先,敌人对他又打又拉,强迫他去台湾“效忠党国”,还用匕首对他进行威胁。不久,敌人又对他突然改变了态度。原来,根据原美军驻延安观察组组长包瑞德的建议,美军计划从战俘中挑选人员进行间谍培训,然后派往志愿军后方实施破坏活动。阳文华和地下党组织便抓住这一机会,动员张文荣参加培训,让他寻机逃出魔窟,将战俘营英勇斗争的情况报告给部队首长。由于张文荣的黄埔生身份,并具有报务专长,在阳文华等人努力下,他很快成了敌人的“特招”对象。



1951年12月初,战俘营联队长王顺清通知张文荣,称经战俘营“保举”,他已被美方选中“另有重用”。几天后,张文荣便和其他几人离开战俘营,先在美战俘调研处特务机关接受进一步审查,随后就被送往日本东京一所特务学校受训。一到东京,美方就逼迫他们填写特务登记表。紧接着美方对他们进行了两个月的包括反共理论、轻武器射击、情报侦察、爆破刺杀、通讯、跳伞等课目的训练。在日本培训结束后,他们又被送到汉城继续受训,准备寻机派往志愿军后方进行间谍破坏活动。



1952年2月18日晚,美情报机关让张文荣等5人穿上志愿军军服,携带袖珍收发报机、苏式步枪、美制小型手雷以及地图、指北针等,在一群美军的“护送”下登上了一架美C—46型运输机。机上还有10个美国人,其中大都是平时训练他们的教官。飞机临起飞前,美籍特务教官“王先生”还特地赶来训话,声称只要完成任务,返回后定有重赏。飞机起飞后,张文荣便在昏暗的机舱里悄悄做准备。他的不远处还坐着美特务机关“远东司令部联络队”负责这次行动的哈里森。哈里森奉命将3个特务小组(张文荣为G组)空投到朝鲜北部铁原以西的谷山郡地区。该地区是志愿军部队在第五次战役后奉命休整地。美情报机关给张文荣他们的任务是搜集志愿军在当地的弹药库、粮库等相关情报,为飞机轰炸标定目标。2月19日凌晨2点20分,飞机到达目的地上空,随着机舱里红灯闪烁,哈里森首先大声命令G组做好跳伞准备。张文荣乘机迅速将准备好的手雷装进了棉手套里。紧接着跳伞开始了,哈里森向张文荣连连挥手命令他立即跳伞。于是,张文荣暗地用手指抠住手雷的铁环,在离开舱门前猛地拉环使劲将手雷扔进了机舱深处。张文荣则迅速转身跳离飞机,飞机上的美军间谍吓得目瞪口呆,2颗手雷在飞机上爆炸。飞机顿时起火失控,一头栽倒在大山里,敌人的间谍破坏计划在爆炸声中化为了泡影。



随后,2个降落伞从天上慢慢降落。原来,美军指挥官哈里森在手雷爆炸瞬间也迅速跳出了飞机,躲过了一劫。但落地之后,他很快就被志愿军的搜山部队包围抓获。张文荣落地后,用美军的夜光表记录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1952年2月19日2点40分。此时,志愿军地面防空部队也在密切监视着这架敌机。他们惊奇地发现敌机在空中突然爆出一团火焰后,前后两个降落伞也在月光里徐徐降落。原来,哈里森在手雷爆炸前一瞬间,也以特工的敏捷迅速跳伞逃命。哈里森很快被志愿军活捉,而张文荣则落到了另一座大山的树林里。随后,张文荣立即找到搜山的部队,交出了随身武器和特工用品,并向部队领导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被俘的哈里森也在供词中证实了张文荣的英雄行为。由于张文荣的身份和英雄壮举过于传奇,负责审查他的部队很快将他送往志愿军总部。张文荣随即又将美军虐待和强行“甄别”战俘、逼迫战俘当特务的罪行,以及中朝战俘英勇斗争事迹逐一向上级首长机关作了报告。



 



早在1951年12月朝鲜停战谈判进入遣返战俘议程时,美方就公然违背《日内瓦公约》有关“毫不迟延地释放和遣返”战俘的基本原则,以所谓“自愿遣返”、“一对一遣返”(“联合国军”被俘1.15万人)等荒谬方案百般设置障碍,致使战俘遣返谈判毫无结果。然而,数月之后突然发生的张文荣炸机事件,使美方顿时陷入了狼狈不堪的窘境。志愿军谈判代表马上利用这一事件以及张文荣等提供的大量揭露美军迫害我方战俘的事实,让美方的罪恶行径大白于天下,迫使美方不得不在战俘问题上有所收敛。



2000年3月,张文荣去世。同年6月,北京军区政治部派专人前往辽中县,给张文荣的家人送去了关于恢复张文荣军籍的决定,张文荣被恢复名誉平反、恢复军籍和补发复员费。整整48年,张文荣终于得以昭雪平反,可惜的是他没能亲眼看到这一天。



张文荣潜入敌军内部,炸毁敌军飞机消灭10名军官的经历堪称传奇,战友们都称其为最“牛”的战俘,他的事迹虽然鲜为人知,但他却是真真正正的英雄。


其他英雄

  • 邱海波 副院长

  • 张绪 红军将领,武汉军区空军副参谋长

  • 程建阳 大队长

  • 杜红 公务员

  • 师凤山 装填手兼预备炮长

  • 潘玉泽

  • 任树清

  • 刘维汉 副班长

  • 凌福顺 闽东红军独立师周墩独立营营长

  • 王克寇 团政委兼政治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