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报到

登录
首页
人民英雄纪念碑
英烈名录
英雄名录
抗疫英雄
寻找英雄

黄金女

职务: 海南新盈镇头嘴村地下联络站

家庭地址:

出生日期:   逝世日期:1992年

详细事迹

黄金女:千金散尽献革命



 



 



2014年03月10日09:28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千金散尽献革命

 





黄金女画像。苏建强翻拍





1950年,解放海南岛渡海战役,万舟齐发。



临高新盈镇头咀村头咀渡口,在这个美丽富饶的渔家村,流传着一个女人的故事。她曾是船东的女儿衣食无忧;她被革命之火燎燃散尽千金;她先后5次冒死护送琼崖革命领导人渡海执行任务;她离世后没给子女留下一分财产,除了永照后人的革命精神……



她是黄金女。



3月5日,临高新盈镇头咀村头咀渡口。



一网撒下,人欢鱼跳,夕阳余晖下,清凌凌的海水映着渔民乐呵呵的笑脸,构成了一幅绝妙的渔舟唱晚图。



临高新盈镇头咀村头咀渡口在这个美丽富饶的渔家村,流传着一个女人的故事。她曾是船东的女儿衣食无忧;她为革命散尽千金;她先后5次冒死护送琼崖革命领导人渡海执行任务;她离世后没给子女留下一分财产,除了永照后人的革命精神……



她是黄金女。



  船东女:革命种子撒心田



头咀渡口———这是临高新盈镇的一个著名的海鲜鱼产品集散地。几乎在临高、海口的鱼贩子无人不晓新盈头咀这个渡口。头咀村的人守着这个渡口,世代以打鱼为生。



走在村子里,女人们头戴绿巾,坐在家门口修补着渔网,也编织着自己安详平和的生活。“请问黄金女的后人住在哪里?”你几乎无需花费力气去解释,村里人便热情地指明了方向。



这是一座翻新过的房子,也是黄金女曾居住一生的祖屋。“你们来了,快请坐!”一位满头白发的古稀老人陈琼森怀抱着重孙,细细讲述起他母亲黄金女的过往点滴。



1903年,临高县新盈区头咀村内,拥有一艘大渔船的黄精良喜盈盈地得了个女儿,并给她起名黄金女。作为船东的女儿,黄金女从小到大衣食无忧,生活富裕,长大后嫁给了当地的一名教师陈九有。



改变发生在1938年,日军占领雷州半岛后。这一年冬季,黄精良照例出海捕鱼,却被日军巡逻艇发现。当巡逻艇逼近渔船时,日军将汽油泼倒在黄精良的渔船上,并点火烧船。一把火烧掉了黄金女的家产,也烧掉了她平静的生活。



为了谋生,黄精良不得不给渔霸主当船工,而黄金女则与母亲上街卖鱼,一家人受尽欺辱。革命的种子也播种在黄金女的心田。



“咚咚咚……”1940年3月的一天晚上,一位特殊的客人敲响了黄金女的家门。



“跟我们一起抗日吧!”侄子王景星此行是为动员姑姑黄金女和姑父参加琼崖抗日独立队,而此时的王景星已是琼崖独立总队四支队第三大队的成员。



“马白山所领导的琼崖抗日独立队在美合岭一带活动,这是我们自己的军队,我介绍你们去参加这支部队,为琼崖抗日和妇女解放做些工作!”这一夜,王景星的到来,照亮了黄金女的革命路。

 



  肩挑箩筐运送枪支弹药



1940年4月初,黄金女与丈夫陈九有日夜兼程,奔赴美合岭,寻找抗日部队,踏上革命征程。



同年12月,“美合事变”发生。国民党破坏国共两党合作,公然派大批军队向我革命根据地进犯。为发展革命实力,临高党组织在社蛮村设立了联络交通站,黄金女当上交通员,负责深入社蛮附近村庄以及新盈沿海一带宣传发动群众,筹集钱粮和枪支弹药,送往部队,支援前方。



为完成任务,黄金女利用自己是渔家妇女的身份,冒生命危险,潜回敌占区新盈港活动。凭着自己是本地人的关系,她不厌其烦地挨个登门做船主的思想工作,让头咀、新盈、安全等渔村的船主捐款,支持抗日。后又以经商防盗、炸鱼为名,四处走动,购买枪支弹药。



运送军用物品的过程惊险万分。为了过敌人岗哨,黄金女将枪支弹药藏在箩筐里,上面严严实实地盖着一层杂货或干粪。有时将手枪和子弹挂在小腹和大腿等部位。



有一次,黄金女护送军用物品途经东场一带,碰到了国民党哨兵盘查。她特意将臭气熏天的干粪扔到哨兵跟前,并戏弄说:“老总,这些都是干粪饼,你就搜查吧。等我把这些干粪饼卖了再请你抽烟。”哨兵见是熟人,又确实觉得臭气难闻,便轰走了黄金女。



黄金女勇敢机智,运送军用物资从未出过差错。在一次运送武器的途中,因为挑担过重,加上翻山涉水,劳累过度,怀有两个月的身孕,不幸流产。此后,黄金女的身子越来越弱,同志们看在眼里,疼在心中,都好心劝她养好了身子再干革命。可黄金女却坚定地回答:“革命是干出来的,不是等出来!”,继续奔走在交通线上。



  五次机智偷渡送“亲人” 



头咀渡口,海面上片片渔排,曾经几代的渔民,如今也渐渐吃起了旅游饭。在这片平静的海湾,阵阵波涛仿佛在低诉着历史的瞬间。



“看,就是那边!”新盈镇头咀村委会干部黄磊指着海对面,远得看不到的地方说:“黄金女,就是划着手摇船,将琼崖革命领导人送到徐闻执行任务。



时间回到琼崖解放前夕,国民党在琼崖沿海布防几万重兵,严密地封锁整个琼州海峡。这种情况下,琼崖党政军领导要渡海执行任务,相当困难。黄金女最终成为护送领导渡海的唯一人选。



1950年2月8日,琼府财粮科长符英华等30多人要到海北执行任务。由于风声紧,黄金女雇不到船员,便说服自己的姐夫和弟弟亲自出征。



当晚,船静悄悄地驶出新盈港海面,突变的天气惹来了祸端。天空乌云密布,风力忽强忽弱,海浪也肆虐翻腾。木帆船更是被激浪冲进了敌人布设的“伯陵防线”,情况危急!



正在这时,不远处开了一艘敌人的巡逻艇,直逼木帆船。船上战士,子弹上膛,随时准备一场殊死之战。千钧一发之际,黄金女急中生智,立即将藏在船里的国民党青天白日旗挂起来。敌人见旗子飘动,误以为是自己人,没有盘查,扭头便走。船上同志们长舒一口气,放下了浸满汗珠的手榴弹和手枪。



这是黄金女第五次,也是最惊险的一次护送过程。其实,从接受任务的那天起,黄金女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在她眼里,琼崖党政军是琼崖人民最可信赖的亲人。



敌人封锁船只,不让渔民出海,黄金女便冒险登门去做船主的思想工作。家里破产后的几年,由于父母善于经商,黄金女家好不容易积累了些家底,她却一口气抽出1700块光银,作为工作经费。为避开敌人耳目,黄金女想办法将过海大船驶离新盈港,到深水处抛锚等候,然后又摇着小船到采桥村去接过海人员,送到大船上。黄金女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冲破敌人海上封锁线,亲自护送马白山、王国兴等琼崖党政军领导干部和战士、民兵渡海,为协助渡海大军解放海南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倾其所有献革命



“她啊,宁愿自己不吃,也要帮助别人。”一句话,将时光又拽回到现实,黄金女的儿子陈琼森挥着手说着母亲的性格。随着陈琼森的讲述,这位传奇般的女子,一点点还原在记者面前。



墙面上挂着黄金女唯一的画像。尽管已是垂垂老者,但画像中的眼神仍然充满坚毅。



陈琼森回忆,母亲老了以后,仍不改豪爽性子,常常拿家里钱去接济外人,以至于后来家人不敢再让她管家。看到不平的事情,这位老者也定会干净利落地指出来。



“后人没有享到她一点福。”69岁的二儿媳妇林妚二说。黄金女干了一辈子革命,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却没有讲求一丝一毫的回报。二儿子家盖新房的时候,黄金女没有拿出一分钱,而是将钱去帮了邻里。



“她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英雄。”如今已经49岁的头咀村委会干部黄磊说,自打有了记忆,便知道黄金女的故事。“新盈镇长大的人几乎都能把她的故事完整讲出来。”黄磊说,他上小学的时候,黄金女曾到学校做报告,讲述革命故事。“她的眼神我至今都记得,特别的有神,说起话来也铿锵有力,我们都把她当英雄看待。”黄磊说道。



黄金女约于1989年在家中病逝。



“做个好人、做个诚实的人,不怕恶人、恶势力。”这是陈琼森回忆中母亲对他们最清晰的教育。“我会将母亲的故事一代代传下去,让后人永远记得临高新盈镇头咀村的传奇。”陈琼森,看着重孙轻轻说道。(记者 马珂)


其他英雄

  • 强龙光 陕甘红军骑兵大队大队长

  • 达列力汗·苏古尔巴也夫 新疆阿勒泰人,哈萨克族,三区革命领导人之一

  • 张兆丰 北方局委员

  • 解固基 团长

  • 庞承林 警察

  • 黄克诚 湖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政委,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国防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第八届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山西省副省长,中央军委顾问。

  • 张积慧 飞行员 大队长

  • 刘静宜 警察

  • 陈奇 司令员

  • 王焯冉 战士